阿里云服务器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科技
科技 西藏在线 2024-05-11 504浏览

“内娱大佬”遭警示!阴阳合同事件后,华谊兄弟血亏近80亿,押注短剧翻身?

因违规减持,王忠军和他的华谊兄弟再一次站在聚光灯下。

5月7日,浙江证监局官网发布关于对王忠军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。经查,王忠军作为华谊兄弟(300027.SZ)董事长,于公司披露《2023年半年度报告》前三十日内卖出公司股票32.87万股,成交金额99.9248万元。

上述行为违反了上市公司董事减持股份的相关规定,浙江证监局决定对王忠军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,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。并要求王忠军在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10个工作日内提交书面报告。

华谊兄弟此前公告指出,王忠军的减持主要是为了偿还股票质押融资,降低质押风险,更好地保障控制权稳定性。而公司财报披露数据显示,截止2023年末,王忠军和其弟王忠磊合计持有的超过3.86亿股股份中,质押比例超过99%,冻结比例高达100%。

图片来源:华谊兄弟2023年报截图图片来源:华谊兄弟2023年报截图

今时的窘迫与往昔的荣光形成鲜明对比。

2009年,华谊兄弟头顶“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”的光环成功上市,一时风头无两。大院子弟出身的王忠军,通过与冯小刚、张国立等知名导演、演员的深度捆绑做大做强。同时手握电影和艺人经纪两大业务板块的华谊兄弟在巅峰时刻,市值一度逼近800亿元,而身为创始人的王忠军也被外界视为“内娱教父”。

然而祸福相依。2018年爆发的《手机》事件牵连出娱乐圈的“阴阳合同”丑闻,政策对内容的审核和行业的监管开始趋严,热钱撤退,影视行业随之进入寒冬。华谊兄弟为绑定明星、导演高溢价收购而来的影视公司此时也变成了烫手山芋,公司陷入连年亏损的深渊。

这家昔日的影视龙头亟需找到破局方法。但就后续发展规划、控制权稳定等问题,时代财经多次致电华谊兄弟,截至发稿前电话均无法接通。

“阴阳合同”后6年,华谊亏掉79亿

曾经的错误决策依然困扰着华谊兄弟。

4月30日,华谊兄弟披露了2023年度财报。数据显示,过去一年,华谊兄弟实现营业收入6.66亿元,同比提升65.59%;净亏损5.39亿元,同比减少45.08%。

对于亏损的原因,华谊兄弟总结道,其一是受前期经济形势的不利影响,影视行业仍处于复苏阶段,且报告期内影视行业竞争激烈,导致市场份额争夺加剧,公司业务仍受到一定程度的冲击。

与此同时,华谊兄弟每年都会对包括应收账款、存货、长期股权投资及商誉等在内的各项资产的账面价值进行检查,按照会计准则相应的计提资产减值准备。财报数据显示,2023年华谊兄弟计提资产减值损失1.52亿元。

这一巨额亏损来自于华谊兄弟此前为绑定明星、导演高溢价收购而来的那些影视公司。比如冯小刚名下的东阳美拉,又比如范冰冰、李晨、冯绍峰等一众明星持股的东阳浩瀚。2015年,为了收购这两家成立还没超过两个月新公司70%的股份,华谊兄弟分别支付了10.5亿元、7.56亿元。

站在那个明星IP比演技与内容更具有流量的时间节点之上,华谊兄弟此举看似能够在短期内节省成本锁定未来利润。

青年剧作家、导演向凯向时代财经表示,当时华谊兄弟不计成本、不计代价地砸知名导演、砸流量明星的做法,助长了影视行业流量虚高和片酬畸高的现象,给华谊兄弟和影视行业未来的发展埋下隐忧。

而在2018年的《手机》事件之后,监管加强,影视行业随之进入寒冬。这些大手笔、缺乏准确评估的投资,难以换来预期之中的收益,反而变成了华谊兄弟手中的不良资产,每年都得对其进行资产减值。

财报数据显示,2018年到2022年期间,华谊兄弟分别计提资产损失13.82亿元、26.61亿元、4.4亿元、4.61亿元和4.68亿元。

受困于此,华谊兄弟连续第6年陷入亏损境地。同期华谊兄弟亏损额分别为11.69亿元、39.78亿元、10.48亿元、2.46亿元、9.82亿元,近6年累计亏损达到79.64亿元。

连年的亏损还显著影响了华谊兄弟的偿债能力。截至2023年末,华谊兄弟资产负债率为79.06%,短期借款4.95亿元。但同期华谊兄弟手中的货币资金仅2.32亿元,难以覆盖短期债务,公司资金仍旧承压。

短剧能帮助华谊兄弟翻身吗?

经营不顺,为支撑业务正常运作,2018年开始,王忠军和王忠磊兄弟大幅度地进行股权质押,质押比例长期保持在90%以上的高位。可问题是,过高的质押比例或对公司控制权的稳定造成风险。

财报数据显示,截至2023年末,华谊兄弟实控人王氏兄弟股票质押融资总额为4.79亿元,主要用来偿还债务,偿还期限为一年,存在一定平仓风险。而据此前华谊兄弟对深交所年报问询函的回复,截至去年5月31日,公司实控人质押的股份预警线为2.90元-1.83元,平仓线为2.41元-1.58元。

图片来源:华谊兄弟2023年报截图图片来源:华谊兄弟2023年报截图

与之相比,华谊兄弟5月9日收盘报价为每股1.99元,距离最低平仓线仅每股0.41元,背后压力可见一斑。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向时代财经分析表示,如果股价确实跌到了1.58元或以下,根据常规的股票质押融资机制,王氏兄弟可能会面临被强制平仓的风险。

“当股价跌破了平仓线,意味着作为质押物的股票市值已触发贷款质押协议约定的平仓条件,金融机构可能会采取措施来保护其贷款安全。”不过,柏文喜进一步指出,具体仍要看质押人与金融机构间的协议,在某些情况下,即使股价跌破平仓线,双方也有可能通过协商达成新的协议来避免立即平仓。

而为降低股权质押带来的风险,近年来王氏兄弟一直在减持还债,偿还股票质押融资。据证券时报统计,2020年到2023年,王忠军累计减持2.59亿股,王忠磊累计减持1.02亿股。

但这条路现在已经行不通了。根据去年8月发布的上市公司减持新规,破发、破净,或近三年未进行现金分红的上市公司,其控股股东、实控人不得通过二级市场减持公司股份。如照此执行,王忠军的减持还债之路已然走进死胡同,他必须为华谊兄弟找到新的破局之法。

在此情况下,华谊兄弟开始加码爆火的微短剧,试图以此提升业绩和股价,帮助公司从困境中脱身。年报显示,华谊兄弟与阅文集团(00772.HK)合作出品的短剧《鸿天神尊》预计将于5月开机制作。该短剧根据阅文S级IP小说改编,属于火爆玄幻、热血爽剧题材,由王忠磊担任出品人。

今年3月,王忠磊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微短剧的趋势不可逆转,未来它一定是占据视频市场一个很大的走向。而艾媒咨询发布的《2023—2024年中国微短剧市场研究报告》数据显示,2023年国内微短剧市场规模已攀升至373.9亿元,较2022年增长了267.65%。预计到2027年,国内短剧市场规模将突破1000亿元大关。

但现在或许已经不是进军短剧的最好时机——庞大的短剧数量已经将精品短剧掩埋,再好的短剧也很难从爽感短剧中冲出来。已经错失风口的华谊兄弟,发力短剧可能能在短期内帮助公司收获现金流,但长久获益或难以保证。

而对现在的华谊兄弟来说,向凯认为,最重要的问题还是要减脂瘦身、轻装上阵,回到内容研发的赛道。“华谊兄弟每年看起来储备项目很多,但其实由它主投的并不多,大部分都是跟投。就意味着公司能从中获得的分红也极为有限,难以走出亏损困境。”

或许,组建或强化属于自己的原创的、优质内容的研发团队,一步一个脚印前进,做更多自主出品的影视项目,才是华谊兄弟最终的破局之道。

新浪众测 新浪众测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

“掌”握科技鲜闻 (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)

相关新闻
西藏在线

西藏在线10000+篇文章

站点 微博

本文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西藏在线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

返回列表
阿里云服务器

Copyright 2003-2024 by 西藏在线 xz.dcxinwen.cn All Right Reserved.   版权所有